陕西富平银沟遗址考古获初步成果 有望破解“鼎州窑”“柴窑”千年之谜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3-24 17:33:24    文字:【】【】【

作者:王瑛  来源:陕西传媒网


        近日,记者从陕西省文物局获悉,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会同浙江大学文物保护与鉴定中心、国家轻工业陶瓷产品质量检测中心等院校、科研单位,联合采用科技考古的方法对陕西富平银沟遗址陶瓷标本进行测试、对制瓷工艺开展研究,并利用科技手段对陶瓷标本进行断源、断代。目前此项工作开始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通过科学考古研究探讨文献记载中的唐代“鼎州窑”和五代“柴窑”与富平银沟遗址的关系,有望破解“柴窑”和“鼎州窑”的千古谜团,在中国陶瓷史上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被确定为“不可移动的文物点” 现318座古窑炉遗址

银沟遗址位于富平县华朱乡(现华朱管区)银沟村,地处温泉河北侧二级台地上,北邻阳河、西南为温泉河,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呈台阶状微倾,遗址中部地势略高。银沟南北横穿遗址中部,S106省道呈东北~西南走向从遗址中部穿过,现地表主要为农田、村庄、道路。

为了进一步确认银沟遗址的准确范围、遗迹类型和分布状况,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于2012年2月开始,先后两期在遗址范围内组织进行了全面的文物勘探工作。通过两期的文物勘探工作,探明了银沟遗址地下各类文化遗存的保存状况,明确了该遗址的分布范围,即遗址涉及的村庄有银沟村、郭窑村、旧北社村、西俭村、沟鱼村、华东村及遗址内的富平县殡葬管理所、华朱彩钢瓦厂、华朱砖厂等。遗址范围东西1600米、南北1800米,分布面积约2.3平方公里。

在这两次文物勘探过程中共发现各类遗迹1910处,其中窑炉318座、灰坑832处、矿物质原料遗迹234处、古井145眼、夯土城墙基址2处、房址8处、道路10条、壕沟12条、墓葬112座、扰土坑229处。

唐宋时期北方重要制瓷窑场 制瓷水平比肩明景德镇窑

据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副总陈建彬介绍,通过对该遗址出土的典型标本的热释光测试结果,陕西银沟遗址是唐中晚期至北宋时期中国北方非常重要的制瓷窑场遗址。而出土的瓷片标本也具有唐末——北宋早期的文化特点。运用X衍射和拉曼技术对矿物标本的物相分析测试的数据证明:该地区制瓷原料十分丰富。“这里的釉石是由方解石微晶、云母、石英等多种矿物混合的釉用矿物,具备单独制釉的条件。该遗址出土的实物标本无论是白瓷、青白瓷还是青瓷和黑瓷,其原料都可以采用就地取材,这里具有制造各类瓷种所必需的全部原材料。”

而根据该遗址出土的瓷器呈现青瓷、青白瓷、黑瓷和白瓷等多品种的事实,有理由相信这里的窑工从五代时期时已分别掌握了胎、釉的二元(包括二元以上)配方技术。这项技术比景德镇窑运用二元配方技术(元代)早了近300年。从工艺学的角度分析,该遗址出土的标本,不论是青瓷还是白瓷,胎薄、均匀、圈足十分规矩。器型丰富、规整,说明工具、模具水平高超,辘轳车精度高。特别是一类青白瓷,胎体细腻,瓷化程度整体较高。其透明度、胎体之白度、强度、烧成温度等等均已达到明代景德镇窑的最高水平。

采用国内外最先进检测手段 尝试破解“鼎州窑”“柴窑”之谜

由于银沟遗址的性质特殊,探讨该遗址与唐“鼎州窑”和五代“柴窑”的关系,既是本课题的难点也是创新点。一旦认定该遗址是唐“鼎州窑”和五代“柴窑”,那末中国古陶瓷研究不曾解决的千年之谜将被解开,这是中国陶瓷史研究上的一个里程碑。陈建彬介绍说,目前关于“鼎州窑”和“柴窑”与银钩遗址的关系问题的研究还在进行中,如果最终证明了三者之间的联系,这一遗址有望成为国家级重点保护对象,而这一观点将改写现有的中国陶瓷历史。“银沟窑”的研究必将提升陕西陶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陕公网安备 61040402000156号